首页  »  人妻女友  »  【女星(神)改编】(21)【作者:剑君13恨】加载中加载中
【女星(神)改编】(21)【作者:剑君13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1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蔡尚桦、陈海茵(上):被催眠的蔡尚桦  今天东森财经新闻台这边,已经跳槽到这边的蔡尚桦正在播财经新闻,播报完了之后蔡尚桦准备下班,主管这时候走过来说:「小桦,今天晚上饭店有一场饭局,很多主播都会到场,你也要到场,听到了吗?」蔡尚桦说:「我知道了。」主管就走出去,蔡尚桦打电话告诉男友易鼐恩这件事情,易鼐恩说:「那我可以去吗?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蔡尚桦说:「不用了,只是饭局而已,我吃完就回来了。」易鼐恩也只要她小心一点。  过没多久一抬车开到眼前,主管带着主播们前去饭店,坐上车子后,一路开到饭店餐厅这边,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大人物,最让人深刻的是宏仁集团的王文洋,目前事业做得很大,但婚姻关系却有点不好,接着还有许多政治上的立委,其中一个熟悉的就是阿全见过得何立委,以及目前接手林立委一切的吴玟萱两人。  大家坐下后,王文洋看着蔡尚桦,於是说:「想必这位就是财经得蔡尚桦,蔡主播吧!」蔡尚桦说:「是得,王总裁好。」  王文洋说:「你今天穿得这件服装蛮好看得,坐到我旁边跟我一起喝酒聊天。」蔡尚桦点点头,於是走过去坐在他旁边,於是又看到另外一位主播,也是年轻貌美,於是问说:「这位主播小姐,你也很年轻,不知道怎么称呼?」  女主播说:「王总裁,我叫做陈海茵,东森晚间新闻主播。」王文洋说:「你也坐在我旁边吧!」王文洋左右两边都坐了主播,大家开始喝酒聊天,当然也包括未来市场走向等等,何立委说:「想不到王总裁这么有远见,我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你,不知道明天是否有空拨出一点时间给我呢?」王文洋说:「当然,不然就约明早十点半在我办公室好了。」  何立委点点头,於是他和吴玟萱先离开了。因为时间晚上已经十一点半了,大家陆续回去,王文洋说:「尚桦,海茵,我送你们回去吧!我司机可以载你们回去。」走到大门口时,一个英俊的脸庞走到蔡尚桦面前说:「小桦,我来接你了。」此人就是蔡尚桦的圈外男友,易鼐恩,蔡尚桦就上了他得车回去了。  过没多久另一抬车也来了,陈海茵说:「总裁,不好意思,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先上车了。」王文洋要她小心一点,於是看着两位主播都上车后,自己也坐上车子后,司机开着车送他回去了。在车上的王文洋暗想:「自从和安妮离婚后,我就没有对任何女人心动了,没想到看到这两位主播,会让我心动,蔡尚桦不说,陈海茵已经结婚了,不可能跟着我,必须想办法先得到蔡尚桦。」  话说坐上易鼐恩的车子,买完东西的两人进入房间里面后,易鼐恩说:「刚才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你和另一个人单独和他一起?」  蔡尚桦说:「他是宏仁集团的王文洋总裁,今天饭局就是他办得,因为时间很晚,他想要送我和海茵姐回去,后来你就出现了。」  易鼐恩说:「那个老头不是听说离婚了,他要你们坐上他得车,恐怕事情没那么单纯吧!」  蔡尚桦有点生气说:「你这什么意思,我一直以来很洁身自爱的,你也很明白得,不是吗!」  易鼐恩说:「不要把你自己说得这么好听,比起演艺圈,主播界才更黑暗不是吗?为了想得到主播,连自己都能送出去。」  蔡尚桦生气说:「你今天是怎样,不可理喻,今晚这房间留给你。」说完蔡尚桦准备走出去。  只见易鼐恩快速冲向前,抓着蔡尚桦的手把她丢去床上,蔡尚桦有点害怕问说:「鼐恩,你想要做什么?不要乱来?」  易鼐恩淫笑说:「小桦,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今晚你把你自己送给我吧!」说完易鼐恩压着她得手有如猛兽般狂吻着她得嘴,手还对她身体乱摸。  「不要这样,鼐恩,我说过了,这种事情是结婚才可以做得,你不能这样对我。」蔡尚桦极力挣脱,虽然力气不敌易鼐恩,易鼐恩硬扯下蔡尚桦衣服,不断在大奶那狂舔,让蔡尚桦叫不停。  被强上蔡尚桦看到床边有防狼喷雾剂,於是免强拿到后朝着易鼐恩脸上喷过去,然后才挣脱出来,易鼐恩说:「小桦,你在哪里?」  蔡尚桦说:「鼐恩,或许我们都需要冷静一点,我先出去了。」说完蔡尚桦拿着包包出门了。  走出去得蔡尚桦不知道要去哪边,看着手机认识的人好像也没有几个,房业涵现在也在华视忙着,手机认识的人只剩下吉爸,但吉爸人在台东根本无法过去找他,男友又这样子,无奈得她居然不知道要往哪边,只好先拿着信用卡去旅馆住一晚在说了,走到了旅馆,开了一个房间后,就在里面休息。  休息的她想着和男友过往种种,过去得他还很体谅自己主播的工作,只不过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变的疑神疑鬼,甚至无理取闹,一直正在想着这条路要不要继续走下去。现在的她乾脆什么都不要想,睡个一觉明天先准备工作在说,洗完澡后就躺在床上好好睡觉了。  隔天早上醒来后,蔡尚桦穿上衣服准备出门,走到门口看见一台宾士在她眼前,走下来的是王文洋,王文洋说:「蔡主播,要去新闻台吗?」蔡尚桦说:「是阿!要去上班,王总裁这么早就要出门了阿!」王文洋说:「早上根何立委有约,所以不能让他等我,不如你上我的车,我顺便载你过去如何?不然天气这么热,中暑就不好了,千万不要拒绝我,我是一片好心。」看见王文洋这么恳求,蔡尚桦答应,於是上了车。  王文洋先下车去旅馆藉机上厕所,走进去柜台那边私底下拿钱给柜台小姐说:「感谢你们告诉我蔡尚桦在这边,这点钱当做给你们的。」柜台人员收下钱后,当作没有事情一样,王文洋也坐上车子后,司机就开车离开了。在车上的王文洋一直找话题根菜上桦聊天,蔡尚桦也跟着他聊天。到了东森财经台后,蔡尚桦下车后,进去新闻台里面。  王文洋一直注视着蔡尚桦,心中不知有何盘算,於是命司机开车到自己公司。到了没多久何立委也到了宏仁集团,何立委说:「王总裁,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同时来到您得公司。」王文洋说:「我们进去里面在谈吧!」何立委点点头,於是走进去里面了,进去办公室后坐下开始讲事情,王文洋说:「何立委,不知道你找我所谓何事?」  何立委说:「其实我在立法院有建议希望能够有一块大约三十坪土地开发出大型游乐设施,只供一些金字塔顶端的人去而已。」  王文洋立刻听清楚何立委的话了,於是问说:「我曾经听说陈总得地下秘密暗门里面都会带一些女星进去里面做色情表演,何立委该不会要做那种设施吧!那也应该是陈总找我谈,而非你阿!」  何立委说:「总裁说得没错,这是我和陈总得计画,但你应该也知道陈总刚交保没多久,目前靠着陈圆淳和朱芳君两人恢复一点声望,目前只能暗中行事,不适合有大行动,而且加上之前在牢里面公司整个营运状况并非良好,现在为了拯救公司营运,正在想办法销售之前所制造的衣服,目前人正在暗中建立女性服装店面,希望能够吸引顾客。」  王文洋说:「原来如此,土地我会在找找,不过我有问题想问你?」  何立委说:「不知道王总裁要问什么?是蔡尚桦和陈海茵的事情吗?」  王文洋说:「是得,陈海茵先不谈,你有法子能够让蔡尚桦属於我吗?什么样的方法都行。」  何立委说:「昨天饭局我看得出来你对蔡尚桦有种不一样感觉,要让她属於你,如果是靠春药让她发情呢?」  王文洋说:「春药虽然是好东西,但是效果失效后最多只是上床,我要的是彻底属於我。」  想了想,何立委说:「那如果用催眠方式,利用催眠让她爱上你,甚至不管什么指令下达,就算不愿意她也会做喔!」  王文洋说:「这主意不错,你有认识的催眠师吗?」何立委说:「只要总裁有把握将她带出门,其他我有安排。」  王文洋点点头,达成协议后,何立委先出去了。出去后的他打电话不知道给谁,在新闻台播报新闻的蔡尚桦,依然播报新闻中,到了中午时段,蔡尚桦先休息一下,出去要买午餐,一个便当在她眼前,易鼐恩骑车送便当给她说:「小桦,昨晚是我不对,我太心急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蔡尚桦说:「你怎么会送便当来,你今天没工作吗?」易鼐恩说:「中午休息时间,当然送便当来。」蔡尚桦拿着便当说谢谢,蔡尚桦也根他说一些话,刚好坐在车上的王文洋看到,於是暗想:「这男的是谁,给我好好调查一下。」司机说了一声是后,於是车子停在旁边观察。等到易鼐恩离开后,王文洋命手下装成坏人,去骚扰蔡尚桦。  蔡尚桦准备走进去新闻台时,「小妞,长得不错喔!主播耶!」两个手下开始骚扰蔡尚桦,蔡尚桦惊恐说:「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手下说:「想请你替我们播报一点新闻,要好的喔!不然我们就……」眼看时机成熟,王文洋下车后去斥喝着说:「你们两个是谁,敢在大庭广众下骚扰女人,我把你们送警局。」  装模作样的把那两个手下赶跑,王文洋过去安慰说:「小桦,你有没有受伤?」蔡尚桦说:「没有。」王文洋说:「但我看你好像受到惊吓,不如我带你去收惊好了。」蔡尚桦点点头,上了王文洋的车,上了车后,蔡尚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关系,有点吓到,所以一下子就睡着了,王文洋要司机开到何立委介绍那位催眠师家的住址。  大约半小时后,到了信义区这边一栋大厦,司机使用安眠香继续让蔡尚桦睡觉,扶着她到楼上。到了楼上后,何立委和催眠师已经等待了,王文洋说:「人我已经带来了,可以开始了吧!」何立委说:「催眠师,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政坛还有事情先离开了。」催眠师点点头,何立委就先离开了。  催眠师拿了银色的催眠眼镜带载身上,然后说:「总裁,请你把她叫醒吧!这样我的催眠眼镜才有效用。」王文洋点点头,然后很温柔的叫醒蔡尚桦,蔡尚桦睁开眼后问说:「这边是哪边?请问你又是谁?」催眠师说:「小姐,不用紧张,我来帮你放松心情的,这副眼镜好看吗?」催眠师把旋转图用手拿到眼睛前面,按下机关,蔡尚桦眼中看到眼镜有个旋转图案,旋转图在眼镜前面产生一种射线,眼睛逐渐恍神,让观看的人受到彻底的催眠,并且没有自我意识状态,会完全听从带眼镜者的指令。  蔡尚桦眼神变得失神,然后说:「好看。」  王文洋说:「请问一下,她真的受到完全催眠了?」王文洋稍微不敢相信,问着催眠师。催眠师说:「是的,你如果不相信,我来做个范例给你看。」催眠师说:「蔡尚桦,你现在感觉舒服吗?」蔡尚桦说:「是得,很舒服。」催眠师说:「等我数到一、二、三的时候你会清醒过来,并且忘记你刚才被催眠的事情,只会觉得轻松,但只要我说色主播的时候,你又会陷入催眠状态。」  「一、二、三、清醒。」催眠师一个命令,蔡尚桦醒来后,王文洋问说:「小桦,你有怎么样吗?」  蔡尚桦说:「好像睡了很长得觉,感觉很轻松,谢谢王总裁。」王文洋看着催眠师,催眠师说:「色主播。」催眠指令出现,蔡尚桦又陷入刚才一样的催眠状态。王文洋说:「那接下来要怎么催眠她?」催眠师不只是带眼镜,然后将摇摆的东西不断晃着蔡尚桦眼前,要将她彻底催眠,不容许任何失败。  催眠师又给她下一个指令:「蔡尚桦,等一下数到三你会清醒过来,但是只要看到王总裁舔香蕉或舔热狗时候,你的小穴会感受到被舔得感觉,令人难耐,当我说被舔的时候,你就会主动恳求王总裁舔你小穴,然后自己脱掉裤子让他舔。一、二、三!」  催眠师和王文洋互看一眼,叫司机去准备这两样东西,然后司机和催眠师都先离开,蔡尚桦醒过来,王文洋说:「小桦,最近很累喔!你刚才又睡着了。」蔡尚桦说:「是这样吗?原来我刚才又睡觉了,王总裁,真不好意思,耽搁你这么久时间。」  王文洋说:「哪里,没什么,你会饿吗?这里有香蕉和热狗你要吃吗?」蔡尚桦说:「你吃就好了。」  王文洋拿起一根热腾腾热狗,然后开始舔起热狗来,蔡尚桦看到后,手马上遮住裤子这边,然后不断拉着裤子暗想:「怎么会这样,感觉好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感觉,阴道那边怎么会有一种被别人舔得感觉。」好不容易吃完热狗后,又拿着香蕉剥开来开始用舌头舔着香蕉,让蔡尚桦小穴受到莫名的感觉。  「恩………为什么会这样,好丢脸,在王总裁面前这样子,小穴好难受阿……喔」王文洋边舔边斜眼看着难耐得蔡尚桦,觉得催眠这招还真的有用,两次使用都成功,看着暗处的催眠师,催眠师走出来后给了刚才另一个指令说:「被舔!」指令一出,蔡尚桦又突然变了一个人,根王文洋说:「王总裁,拜託你舔我小穴好不好?」  蔡尚桦脱掉短裤后,王文洋说:「这样怎么好意思?」故意装成这样,蔡尚桦说:「王总裁,小桦恳求你了!」王总裁说:「既然你都这样讲得话,那我也只好答应你了。」王文洋抱着蔡尚桦到沙发上,然后开始用舌头舔着蔡尚桦得小穴,蔡尚桦逐渐发出呻吟声了。  「喔喔……好热,总裁的舌头舔着小桦好热阿………嗯哼………伊喔……人家要受不了了,小穴不知道为什么好难耐,看到你舔热狗和香蕉更是让人家小穴好养,人家怎么了………嗯哼………明明不应该这样子的,我却变成这样子了………喔……嗯哼……阿ㄏ……好养好热阿……阿……嗯哼」  王文洋说:「小桦真是淫乱阿!」蔡尚桦说:「总裁,我原本不是这样子的。」一旁催眠师继续指令:「被舔!」蔡尚桦说:「请总裁继续舔我这淫乱的小穴,小桦求你了。」王文洋一脸淫色样继续狂舔蔡尚桦的小穴,让蔡尚桦淫叫。  「阿哈………好养好热阿……虽然很不想要被舔,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求总裁舔我小穴………阿哈……好热,舔得我好养阿………嗯哼………不行,不可以在这样子下去了……喔喔……嗯哼………小穴被舌头舔得好奇怪了阿……嗯哼………人家会受不了,会喷出来的阿………喔」  过没多久蔡尚桦果然喷尿出来,王文洋说:「小桦,你都喷尿出来了。」蔡尚桦脸红说:「讨厌,总裁不要这样说我,我先走了。」  蔡尚桦穿上裤子后,想要离开,催眠师说:「色主播。」催眠指令下达,蔡尚桦又陷入沉眠状态,王文洋说:「这个催眠真是不错。」  催眠师说:「总裁,如果你想要得话,这催眠眼镜送给你,现在她意识里面被催眠了,接着只要转动眼镜旁边这两根,就会发出一种催眠射线,刚才只是为了加强效果把旋转图放在眼睛前,让射线反射照着她,就像刚才我示范的样子,对方就会陷入催眠状态,不管什么指令下达,都会照做,但你如果不想要她从催眠清醒的话,你就下达指令后,不要让她清醒过来,这样懂了吧!而就算被下催眠指令的人,就算在远处,你给她什么指令,她依然会做,而你现在只要戴上眼镜就可以对她下指令了。」  吸了一口气说:「这样说吧!刚才指令是你吃香蕉或者热狗她得小穴会感觉到被舔样子,而这个指令就算你们两个在不同的地方,只要你有做这个动作,催眠指令依然会在她意识里面,她依然会感觉到这个,除非你解除这个指令,这样解说你懂了吗!而且不用在放旋转图了,因为这副眼镜机关就有催眠射线了。」  王文洋说:「我懂了。」明白道理后,把蔡尚桦叫醒后,先送她回去,在电梯里面的两人继续说话着,蔡尚桦说:「总裁,不好意思,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直觉得很累都在睡觉,希望没有冒犯你。」王文洋说:「主播辛苦是难免得,我可以谅解。」  到了一楼后,司机去停车场开车,这时候王文洋带上催眠眼镜,然后说:「色主播。」  蔡尚桦陷入催眠状态,於是说:「蔡尚桦,只要我有舔任何一样水果,在家里的你会感受到奶头和小穴被舔的感觉,而且会非常热,很想要找人插,当我打电话给你,说来插的时候,你就必须来找我。」蔡尚桦眼神飘忽说:「是,我知道了。」接着王文洋数到三,把眼镜拿下来,让她暂时清醒过来。  坐上车子后,王文洋要求司机送她回家,半小时到家后,王文洋根她说再见后,就先离开了。「你又根王文洋在一起了。」易鼐恩从后面走出来质疑着蔡尚桦,蔡尚桦说:「我遇到危险,是王总裁送我回来的,你不要想太多。」易鼐恩说:「最好是这样。」  易鼐恩怒去骑车离开,蔡尚桦就先进去里面了。  进去里面的她洗完澡换了一件轻薄睡衣,躺在床上睡觉,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累。而当她在睡觉后,一直感觉到小穴和奶头非常痒,好像被人舔一样,一手蹭着下体,一手摸着胸部,嘴巴隐约发出呻吟声。  「好养好热,为什么会这样子,但是就是觉得好像有人在舔我一样………喔……好难耐,好奇怪阿……阿阿……不行,人家会受不了」  难耐得她突然觉得想要找易鼐恩,好想让男朋友碰自己身体,但偏偏易鼐恩根她赌气出去,还没回来。蔡尚桦去厨房拿筷子蹭着自己阴道。  「喔喔……不想这样子的,我却变成这样子,为什么会这样………阿阿……好奇怪阿……谁能帮我,到底谁可以来帮我解脱我这奇怪现象……喔喔………嗯哼………奶头好热好养,为什么好像被舔了一样,好奇怪阿………人家整个人身体好热了………喔喔……嗯哼」  受到催眠指令的蔡尚桦不晓得王文洋在家里看到水果就舔,让她催眠指令生效后,不断拿东西自慰。但是不管怎么用都无法满足,蔡尚桦不知道该怎么做,回到房间后,手机响起,可能是易鼐恩打来的,马上接起却听到:「来插。」蔡尚桦眼神又飘忽了一下,睡衣没有脱掉,而是穿上外套准备去王文洋家,而司机在外面等待了,看样子王文洋一直都在派人监视蔡尚桦。  司机开着车把蔡尚桦送到他家后,就先离开了。  王文洋带上眼镜后说:「蔡尚桦,你今晚是一条淫荡的母狗,任我搞,任我玩,你只能爽而已,而今晚你必须叫我文洋或者老公,懂了吗?」蔡尚桦说:「懂了。」  王文洋下达指令后,并没有把让她清醒,而是带着她去房间后,开始了今晚的玩弄。继续带上眼镜后,王文洋把蔡尚桦睡衣脱掉,然后开始舔着她的奶头,并且用电动棒去搞湿掉的小穴。  「好养阿………文洋,你把我奶头舔得好养,但是好爽阿,小穴那边被电动棒旋转的好爽,好棒阿……喔喔……嗯哼……一阿……身体被舔得好热,老公,你舔得我全身好热阿………喔喔………嗯哼……好爽,好棒阿………阿阿……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好想要被老攻玩,就只有你能玩弄我这条母狗的身体喔!」  王文洋淫笑说:「你这个母狗,看看你老公今晚怎么操你的。」蔡尚桦说:「好,不管今晚你要怎么操,淫荡母狗让你操。」  王文洋淫笑着,蔡尚桦接下来趴在床上,接着王文洋把肉棒插进去蔡尚桦小穴后,接着拿着香蕉舔着,让被催眠的蔡尚桦奶头更有感觉,不停呻吟着。  「阿哈……阿………文洋的肉棒好粗好大,把人家插的好爽好棒阿……嗯哼………奶头好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人舔,但是为什么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舔我奶头一样,好奇怪的感觉,不行,奶头那边好热阿……阿阿………喔………肉棒变得更大了,好粗阿……插的人家好爽阿」  「你那根好粗的肉棒不断在我里面干着我,好爽阿………棒死了,人家小穴被你的肉棒干的好爽好棒阿……嗯哼……继续干我不要停,老公,不要停下来……人家还要爽,用你的肉棒让人家更爽阿………嗯哼……喔喔……爽死人家了喔……干死我,用你的肉棒干我这个淫主播……喔喔」  接着抽插没多久后,王文洋说:「小桦,我也很久没有这样子用力的插人了,接下来换你服伺我了。」把肉棒插出来后,王文洋在沙发上背对着她,王文洋说:「用你的舌头来舔我屁股根肉棒。」蔡尚桦也趴在沙发上用舌头舔着王文洋屁股,大约舔了十分钟后,躺在王文洋下面用嘴巴含着肉棒。  「嗯哼……嗯哼………老公肉棒又变得更大了………是小桦含的关系吗………喔」王文洋说:「就是你含的才会变大变粗阿!」  蔡尚桦说:「真开心。」王文洋和蔡尚桦去床上后,蔡尚桦把王文洋得脚抬高,然后继续含着他的肉棒,边舔边用胸部去蹭着肉棒,王文洋说:「好爽,小桦,你技术真是太好了,那就来好好插你吧!」  蔡尚桦躺在床上后,王文洋用肉棒继续插进去蔡尚桦小穴里面,还用手扶着屁股,稍微抬高,然后「啪啪!」开始了用力的抽插,蔡尚桦叫声比刚才更淫更荡了,表情也是一脸淫荡样,好色的王文洋暗自窃笑已经把想要的女人得手了,不断的用肉棒用力干着她那湿掉的淫穴。  「阿阿………好用力好棒阿………文洋,小桦被你抽插的好爽好棒,继续用你的肉棒干我,干死我这个淫荡的母狗,淫主播………喔喔………嗯哼……继续干我,人家想被你的粗肉棒干阿……喔喔………嗯哼……爽死人家了……肉棒爽死人家了………阿哈………好爽阿………继续插,不要停阿……喔喔」  「老公,我这个淫荡的母狗被你干的好爽阿………用力抽插我,不要停阿………技术好好,老公技术真是太好了……棒死了,用力干死我,人家小穴很欠操的………喔喔………嗯哼……干死我阿………在用力的用肉棒抽插我这淫荡的小穴……喔喔喔………嗯哼………阿……我真是太淫乱了阿………喔」  王文洋接着将她双脚弯曲,手脚都无法动,然后整个人肉棒插得比刚才更深,舌头和她互舔,然后用力的上下抽插动,蔡尚桦叫声更淫更荡,受到催眠的蔡尚桦整个人无意识,只知道眼前人带给她得是性欲是完全快乐得,可以让她更爽更加淫荡。  「喔喔……文洋你把我插得好爽,继续干我,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人家只想要你的肉棒阿……阿阿………ㄜㄜ阿………干我,我想要被老公的大肉棒干我,人家好爽阿……喔喔………嗯哼………人家被你干的好爽………母狗桦被你的大肉棒干得好爽………嗯哼……快不行了……人家要去了」  「老公,人家要去了………阿阿……喔……不行,太爽了……老公技术很好,爽到人家快要高潮了………喔喔………棒死了………嗯哼………去了…去了………高潮了………喔喔………高潮了阿」  蔡尚桦终於被干到高潮了,王文洋将精液全都射进去里面,蔡尚桦说:「老公热热的精液都在我体内,好舒服阿!」  王文洋说:「舒服就好,好好睡一下觉吧!」蔡尚桦点头,然后就很安心的睡着了。王文洋走到书桌旁,将摄影机收起来。  穿上衣服后,走到外面根手下说:「你明天把这摄影机拿给易鼐恩,相信他会很喜欢这份礼物的。」  「是。」手下把摄影机带到手上后,然后王文洋走到房间里面躺在蔡尚桦旁边。隔天早上,蔡尚桦醒来后说:「老公,你醒了。」  王文洋说:「我今天要去公司一趟,我等带你去新闻台吧!」蔡尚桦点头,穿上衣服后,来到停车场这边,王文洋带上催眠眼镜说:「我现在数到三,你会清醒过来。」王文洋数到三后,蔡尚桦顿时恢复神智了。  蔡尚桦看着四周说:「王总裁,我怎么会在这里?」王文洋说:「你昨天喝得有点多,我怕你会被欺负,就把你带回来了。」蔡尚桦点点头,当然不知道这是王文洋的谎言,傻傻得坐上车子后,带着她去新闻台。然后同一时间,在易鼐恩得住处这边,他准备去上班,王文洋手下问说:「你就是易鼐恩吗?」易鼐恩说:「是,请问你是…」  手下把摄影机交给他说:「这是我们总裁要给你的礼物,他说你会很喜欢的。」递给易鼐恩后,人就先离开了。易鼐恩打开摄影机来看,竟然看到蔡尚桦和王文洋做爱画面,还喊着王文洋老公,这让他情何以堪,怒上眉山的他骑车前往新闻台,王文洋带着蔡尚桦来到新闻台后,准备下车。「色主播!」下达催眠指令,蔡尚桦又陷入催眠。  王文洋拿出一个小木偶说:「你看到这小木偶了吗?」蔡尚桦恍神说:「看到了。」王文洋说:「当我把手指往木偶大腿中间插进去,你会感觉到小穴被肉棒抽插,而不管我用手指挑逗哪边,你的手就会摸哪边,听到了吗?」蔡尚桦一样只说听到了,然后就数到三,让她清醒过来。  蔡尚桦不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情,但经过王文洋一番那编造好的谎言蔡尚桦也相信,於是下车后王文洋就去公司了。当王文洋离开没多久,易鼐恩怒气骑车来到,蔡尚桦说:「鼐恩,你怒气沖沖的怎么了吗?」易鼐恩怒气说:「怎么了吗?你好意思问我这句话吗?」蔡尚桦说:「我不懂你的意思。」易鼐恩生气说:「你不跟我上床就算了,我不怪你,但你却跑去根王文洋那老头上床。」  蔡尚桦怒气说:「你不要含血喷人,我没有。」意奈恩拿摄影机给她说:「证据在这里,你自己看。」蔡尚桦拿起摄影机看,看到后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和王文洋上床,而且是昨晚,但自己完全不知道昨晚在做什么,蔡尚桦想解释,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因为连她都不明白。易鼐恩说:「说不出来了吧!」蔡尚桦说:「鼐恩,你相信我,我没有。」  易鼐恩怒气离开,蔡尚桦也不知道做何解释,一旁看好戏的何立委也离开了。今天蔡尚桦心情可说糟透了,一台摄影机让他哑口无言,但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王文洋上床,现在的她先好好的播报新闻,等下班在去问清楚好了。坐上新闻椅后,开始今天的财经新闻,而王文洋也拿着木偶开始动作了。  蔡尚桦播报新闻:「我们来看看今天的财经新闻,今天内容是……喔…」蔡尚桦突然呻吟一声,手往自己胸部摸,整个人不知所措。制作人生气说:「小桦,你在做什么,好好播报新闻。」蔡尚桦说:「对不起,我赶紧报新闻。」接着继续报新闻,然后说:「我们来看看这个传承20年老店,是一间麵店,他………欧后…喔」  蔡尚桦的手指往裤子那边蹭,整个人非常火热,又往胸部这边摸,蔡尚桦暗想:「怎么会这样,身体不听使唤。」接着嘴巴含着手指,躲在角落用木偶操控的王文洋淫笑着说:「小桦,你会好好的陷入这催眠性爱里面。」新闻台的菜尚桦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导演怒气说:「我们先休息一下。」大家都先休息。菜尚桦连忙根工作人员说对不起。  菜尚桦先去厕所里面,接着王文洋用手指去往木偶那边去插,菜尚桦顿时感觉到小穴好像被插入一样,在厕所呻吟着。  「阿哈……我怎么会这样,小穴为什么好像感觉有人在抽插我一样,好奇怪阿………喔喔………嗯哼………不行,停不下来阿……喔喔………不要这样,我不想要这样,但是为什么我会这样………阿阿………嗯哼………不要阿………喔………明明没有人,小穴却一直好像有人在插,手停不下来……喔喔」  意识受到催眠指令的她不停用手指去抽插小穴着,整个人似乎要崩溃了一番,这时候易鼐恩走进厕所里自言自语:「骑到一半居然尿急,还好没有骑着很远。」易鼐恩上完厕所后,听到女厕有呻吟声,於是好奇走过去看。「是这间发出声音。」易鼐恩打开厕所门,看到的是菜尚桦整个人用手指抽插小穴。「喔喔……为什么会这样,好奇怪阿………喔………」  易鼐恩说:「平常不给我上,却自己在这边爽,既然被我看到,那么就给我这男朋友一点福利。」易鼐恩进去厕所后,把门关起来,把菜尚桦扶到马桶上,菜尚桦说:「鼐恩,你要做什么?」易鼐恩说:「你在这边自己爽,也不跟我一起爽,现在让我们一起爽。」菜尚桦想要反抗,却没有力气。  「啪!」撕开菜尚桦的衣服后,把她裤子也扯下来,整个肉棒插进去她得小穴里面说:「原来你小穴这么湿了,还敢说不要。」  易鼐恩淫笑说:「你这个淫荡的贱女人,看老子的肉棒干死你。」接着肉棒插进去菜尚桦小穴里面抽插。  「阿阿………鼐恩,不要这样子……喔喔……小穴好奇怪阿………为什么会感觉到有两根肉棒在我小穴,明明只有鼐恩的而已,为什么会这样……阿阿………鼐恩,不要这样子对待我………喔喔………好奇怪,小穴里面好热阿……阿阿………不…不要阿………拜託你,奈恩………嗯哼………喔喔……不行,我好奇怪了」  谁也不知道菜尚桦在女厕这边被自己男友强暴着。易鼐恩淫笑说:「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真是贱货一个。」易鼐恩越插越大力,然后整个人舌头舔着菜尚桦奶头,让菜尚桦更加敏感,整个身体也被易鼐恩支配着。  「阿哈……阿………鼐恩,不要舔那里………喔喔………人家好奇怪了阿……不行,一种莫名感觉让人家不想要被抽插………阿………不要…鼐恩,不要这样子对待我……喔喔………我们还没结婚,不可以这样子………阿阿………阿………不要阿……喔喔……两种感觉让我好奇怪了阿……嗯哼」  「阿……鼐恩,人家会受不了,你的肉棒太粗了,小穴被抽插得好痛阿………阿………喔………不行,人家快受不了,无法承受了………阿阿…去了……我去了阿」  过没多久菜尚桦高潮,整个人尿了出来,易鼐恩将精液全都射在她脸上,一脸爽样。「碰!」突然有人从后面将两人打昏后带走。  「这里是哪里?」易鼐恩和菜尚桦都睁开眼,看到的是两人在一处幽暗的地方,收不到讯号的地下密室里面,菜尚桦整个手被用木板铐住,双脚被抬高后用炼子绑起来,整个人被绑在悬空上,而外围都是金字塔顶端带面具的人,易鼐恩也被绑在外面,菜尚桦说:「这里是哪里?」  「色主播。」指令一下,菜尚桦整个人又晃神了。易鼐恩说:「王文洋,你做什么?」王文洋说:「等等你就知道了。」  王文洋说:「蔡尚桦,现在不管我要对你做什么,你都只能说爽而已,或者想被干而已,听到了吗?」菜尚桦说:「是,我听到了。」  易鼐恩说:「这是催眠,所以小桦会根你上床是催眠。」王文洋说:「没错,所以她叫我老公,也是因为这样子。」接着外围的金字塔顶端人说:「菜尚桦主播,想不到今晚表眼的是她。」王文洋说:「表眼要开始了。」  拿出手指震动机器后,对着小穴抽插,王文洋拿出春药和利尿剂让菜尚桦服用下去,顿时菜尚桦只感觉到身体一片火热,小穴那边不断有尿液喷出来,接着手指电动机器抽插着小穴,王文洋又拿出跳蛋出来黏在那胸部上面,让蔡尚桦感觉到极致的感觉。  「喔喔………身体好热,小穴有尿液好像会喷出来,不行,老公,人家被这性爱机器搞得好爽好棒阿……胸部也被用跳蛋绑起来在奶头这边跳动着,让人家好奇怪阿………喔喔………喔………好爽,好棒阿………手指性爱机器把人家小穴的淫水抽插到流出来了………阿阿……好热阿……喔喔」  易鼐恩惊讶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桦这样子。」王文洋说:「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合作,我可以继续让她爱你,但前提是这女的你只要干她得话,也要参我一脚。」易鼐恩说:「这就是你抓我的目的,要让我看这一个。」王文洋淫笑点点头,然后继续看着笼子里面的菜尚桦。  把跳蛋拿起来后,拿出震动棒出来,而且一次拿三根,王文洋和易鼐恩两人进去龙子里面用震动棒不断搞着她。王文洋说:「小桦,我和易鼐恩都是你最爱的人,你都要换我们老公喔!有没有听到。」菜尚桦说:「听到了,两位老公。」易鼐恩说:「真是骚货一个。」  「不行,好爽好爽阿……手脚都被绑起来,身体在半空中让两个老公干我,小桦好爽阿……人家身体好热好爽阿………喔喔……嗯哼………三个震动棒不断凌辱我的身体,两位老公把小桦玩得好爽………阿阿……喔喔………棒死了,人家想要更多……不只是这样子而已…小桦要两位老公的大肉棒,干人家的淫穴」  观看的金字塔顶端说:「这菜尚桦比我想像的还要淫荡,让我都有感觉了。」另一人说:「接着可以插她小穴了,我想看她更淫的样子。」王文洋把手指性爱机器拿走,炼子和木板都解开后,易鼐恩先插她小穴,嘴巴含着王文洋肉棒,两人把菜尚桦干的非常爽,让她脑中现在只有性欲而已。  「鼐恩的肉棒好大好棒,小桦的小穴被你抽插得好爽好棒阿……喔喔……文洋的肉棒也被我含的好爽好棒阿………欧后…欧后………两根大肉棒不断互相交换插我的小穴………阿阿……喔………棒死了……两位老公的肉棒好大好粗,把小桦干的好爽阿………棒死了……继续干我,小桦想要继续被抽插着…喔」  「好爽阿………鼐恩和文洋的肉棒都把我小穴插得好满阿,淫水都流出来了………阿阿……继续干我,两位老公继续干着我的小穴………喔喔……奶头也被舔的好爽好棒阿……爽死我了……真是爽死我了……尿喷出来了……一喔………干的太爽连尿都喷出来了……不行,身体还是好热阿…老公」  王文洋说:「我知道,我和鼐恩的肉棒会不断干着你的。」易鼐恩说:「小桦,你看你都喷尿了,真是好荡又好骚阿!」  外围观看的人都鼓掌,除了去年元旦看完张景岚表演后,很久没看过这么精采表演了。受到催眠影响、加上春药和利尿剂结合,集结於蔡尚桦一人身上,让蔡尚桦变得更加淫荡,只对王文洋的指令服从而已,让蔡尚桦现在只有满脑子的性欲,也不管在场有没有人观看,只沉溺於这性爱的快感里面。  接着用炼子把菜尚桦博子炼住后,菜尚桦站起来,王文洋和易鼐恩两人一前一后用肉棒抽插着小穴和屁眼,还不断用手指和舌头挑逗着奶头、易鼐恩用舌头舔着耳朵,让蔡尚桦叫声更荡,易鼐恩说:「小桦,你真是越来越荡了。」菜尚桦说:「是鼐恩技术太好了,根文洋一样好。」然后继续抽插着。  「喔喔……你们把我耳朵舔得好爽,身体越来越热了………喔喔………不行,双重被舔,人家会受不了阿………喔………嗯哼……双重肉棒把人家小穴和屁眼都征服了,好棒的快感,两位老公的肉棒同时干我的淫穴和淫屁眼………阿阿……嗯哼………不行,太爽了……阿……好棒阿……继续干我……喔」  「ㄜㄜ阿……奶头越来越硬了………喔喔………不行,人家被你们干的太爽了………喔喔……棒死了,继续干我,用肉棒不断干着人家小穴,又要喷尿了………阿阿……又喷了………不行,人家实在是被你们干的太爽………无法自拔,不要停阿……求老公不要停……阿阿……好爽…棒死了」将炼子拿下来,菜尚桦躺在地上,两人开始交换轮流插她得小穴。  「不行,文洋老公的肉棒又来了………喔……好爽好棒阿………嗯哼………继续抽插,不要停………老公的肉棒好大好粗阿………嗯哼………干死我,用肉棒干死我这个母狗………喔喔……嗯哼……不要停,继续抽插,用你们大肉棒继续抽插我,不要停阿……阿阿………欧……爽死了…小穴被抽插爽死了」  易鼐恩说:「该换我了吧!这个女人我根她住最久,今天看到她那发荡那面,不干死她不行。」王文洋点点头,然后换易鼐恩抽插小穴,易鼐恩说:「看我用肉棒干死你这个淫荡主播。」菜尚桦说:「那就快来,淫荡小桦等着你抽插。」肉棒抽插下去后菜尚桦继续发荡叫着。  「阿哈………鼐恩肉棒比刚才更粗更大了,人家被干的好爽阿………喔喔………嗯哼……继续抽插,人家这个贱货就是欠干,继续用肉棒干死我这个贱货………喔喔……嗯哼……好爽好棒阿………棒死了………奈恩把人家干的好爽阿……喔………嗯哼……棒死了……干死我这个淫荡主播……欧……嗯哼…喔」  「爽死我了………鼐恩,你的肉棒把人家干的好爽好棒阿………我还要,不要停阿………喔……嗯哼……爽死我了,人家好爽阿……好棒……继续干我……用肉棒继续干我……不要停下来,人家很欠干的………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死我……人家小穴就是欠干……阿阿………要去了……我要去了…欧……高潮又喷尿」  高潮又喷尿的她喷了好多尿出来,现在还在喷,这些金字塔顶端的人看完后每个人都受不了往脸上、身体上射了精液给她,王文洋说:「这样我们达成共识了。」易鼐恩说:「可以,以后她就属於我们两个人了,但你必须要让她继续爱我。」王文洋说:「这我知道。」  对着蔡尚桦下达催眠指令后,趁蔡尚桦还在熟睡时,让她恢复清醒后,忘记刚才的事情,在让易鼐恩在她回家。何立委说:「看样子你非常满足。」王文洋说:「这样子的美女主播谁不想得到,还有陈海茵,会是下一个目标。」  何立委问说:「你喜欢蔡尚桦,也得到她了,那为什么还要去上陈海茵呢?」  王文洋说:「你说得没错,蔡尚桦是个想得到的女人,但陈海茵对我来说只是个想玩玩的而已,只要有蔡尚桦在,催眠她替我约出陈海茵不成问题。」何立委说:「王总裁,比起这个,之前蔡尚桦和大吉父子走得比较近,大吉又是J先生助手,我想利用这机会让蔡尚桦接近他们,好替我们探出他们以后的行动。」  王文洋说:「利用催眠的蔡尚桦去那边当卧底对吧!他们没想到之前根他们走最近的人,如今受到催眠为我们所用,这可以。」  何立委说:「那就感谢王总裁了。」两人讲完后也都离开密室了。  过了几天后,在家里面「嗯哼………老公,这样子含得可以吗?」易鼐恩说:「可以,含得很爽。」蔡尚桦含着易鼐恩的肉棒,脖子还被炼子炼住,小穴还插着小型的肉棒机器,王文洋现在处理土地事情,所以先把催眠眼镜给易鼐恩,让他可以好好的玩着蔡尚桦。含完后蔡尚桦没穿内裤,被易鼐恩用炼子牵着她,她也要学狗爬,爬的时候脚还不稳,毕竟被插着肉棒机器,会不断上下抽插,比起跳蛋,这让人更有感觉。  虽然她很不想要,但蔡尚桦表现出一股荡样,边发情边爬着,易鼐恩淫笑玩弄着自己女友,反正现在她也离不开自己,可以有很多时间好好玩弄着,而蔡尚桦暗想:「这鼐恩真是有点过份,根我说那边是我喝醉酒才和王总裁上床,用这个一直来威胁我,要我听他得话。」  易鼐恩也学王文洋故意编造为什么蔡尚桦会和王文洋上床的谎言,一直用这个不断刺激蔡尚桦,让蔡尚桦只能听他得,任他玩弄,毕竟催眠太久也是不好的,爬到沙发后,易鼐恩用先把机器拿下来,用肉棒干着她小穴,胸部大奶蹭着沙发,让蔡尚桦身淫荡起来叫。  「阿阿……鼐恩,不要阿………喔……不可以这样,要结婚才可以………阿……不行,我无法反抗,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棒好爽阿………阿……鼐恩,老公,继续用肉棒干我………喔………嗯哼………小桦好爽阿……喔………棒死了……继续干我………欧欧………嗯哼………爽死我了………阿………好棒阿……喔喔」  「棒死了,老公……喔………你的肉棒好粗好大,我的大奶也和沙发蹭着,好爽阿………喔……干我,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喔……好爽,好棒阿……嗯哼………喔……好爽好棒阿………阿………阿………人家爽死了……我好爽阿………喔喔………嗯哼……没想到鼐恩的肉棒也这么大,人家离不开你了…喔」  易鼐恩淫笑说:「干你不只是你奶大,你小穴就是欠操,看我干死你。」  「阿阿………嗯哼……对,人家就是欠操,用你的肉棒来操我小穴,人家晚上可以让你玩我的大奶喔………ㄜ阿………棒死了,人家好棒阿……爽死我了……继续干我,不要停阿………用老公的肉棒继续干我这个淫荡的贱女人……喔………嗯哼……爽死我了……欧……阿……去了……去了…高潮了」  蔡尚桦高潮后,易鼐恩把精液都射在地上,然后说:「给我趴在地上舔。」蔡尚桦说:「是,我听到了。」於是蔡尚桦趴在地上舔着刚刚射出来的精液,蔡尚桦继续学狗爬行,暗想:「为什么我觉得好爽,好棒阿!好希望鼐恩在对我坏一点。」  玩弄蔡尚桦没多久,易鼐恩看到王文洋简讯,说今晚两人同上,易鼐恩回应知道了,然后叫蔡尚桦穿上裤子后出门了。  边走蔡尚桦边脚不稳,肉棒机器在里面抽插着,蔡尚桦问说:「鼐恩,我们要这样子走去哪里?」  易鼐恩说:「不要问,是你做错事,听我的就对了。」蔡尚桦只能点头答应。  蔡尚桦暗想:「这个鼐恩倒底搞什么鬼,可是为什么我的内心会对这种调教莫名的爽,不晓得晚上鼐恩又会对我做什么,好期待。」  受到催眠影响,蔡尚桦色女本能被激发出来,接下来王文洋如何用蔡尚桦约出陈海茵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